用戶登錄

河北快3开奖结果走势遗漏:河北快3走势图彩经网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有“味兒” 掛“味兒” ——評《顧曲集:京劇名伶藝術譚》

河北快3走势图彩经网 www.eemxr.com 來源:光明日報 | 王鵬程  2019年06月05日08:52

《顧曲集》孔在齊 著 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梅蘭芳《混元盒》 選自《顧曲集》

京劇流派紛呈,主要的區別在唱,包括唱腔和唱法,而其中更重要的是唱法。京劇的唱形成了一個玄而又玄的概念:“叫作‘味兒’,有‘味兒’,沒‘味兒’;掛‘味兒’,不掛‘味兒’?!保ㄍ粼饔錚┧蕩┝?,京劇就是聽味兒,辨味兒,玩味兒。非涵泳其中的顧曲家和票友兒,這個味兒是找不到的??自諂胂壬褪欽庋晃荒訓玫哪芄飼嫖?、金針度人的顧曲大家。

孔在齊為香港《信報財經新聞》榮休總編輯沈鑒治博士的筆名??紫壬啄暾昃┚緄幕平鶚貝?,那是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彼時名角如林,京劇為全國各地最為深入民間的文娛活動??紫壬K娓蓋壯鋈胂吩?,對之有著濃厚的興趣,并畢生樂此不疲。因而他撰著的《顧曲集:京劇名伶藝術譚》(以下簡稱《顧曲集》),有著非常內行和特別的見地。

孔在齊一生沉浸京劇,“味蕾”十分敏銳。如梅蘭芳的嗓音特別好聽,固然由于他從小注重“喊嗓”,聲音發自丹田。與此同時,“以聲樂的詞語來說是他的發音方法和共鳴位置都恰到好處,使他的聲音在男人剛性的特質后面兼有女性溫柔和嫵媚的魅力”。因而梅氏唱腔,男性學生能夠學到的不少,如梅葆玖。而女學生則罕有所聞了,學得最好的僅有言慧珠。這是很有見地的高論。又如余叔巖講究音韻,但演唱時卻有時配合劇情,以字要腔,并不是每個字都唱得絕對正確,字不正腔卻極圓,一般人難以企及。再如1932年嗓子沙啞、中氣不足時為長城唱片公司錄音的《烏龍院》,念白“莫不是媽兒娘……”的“媽”字后竟發“二娘”的音,而不是“兒娘”。如果一般人學著余氏這樣唱,不被喝倒彩才怪。此番知人知劇、鞭辟入里之論,非孔先生這樣的顧曲家所能道出。于表演藝術而言,籠統地概括一番,都是很容易的。若從內部、細部詮釋,那就得拿出真功夫。細微處見真章,舞臺上見功夫?!豆飼芳詞欽庋徊考嬲?、見功夫、見眼光的京劇名伶藝術譚。

《顧曲集》的卓著之處還在于作者獨到的藝術見地。比如須生行當,目前唱須生的大多是楊派,連票友也唯楊派是尚。這是為何?孔先生闡明了緣由,這是因為楊寶森發聲方法的優長——“不像余叔巖那樣多用‘立音’(我的理解是共鳴部位較高,唱起來很吃力),而是把發音位置推前,利用口腔和胸腔共鳴,所以不但聲音可以送得較遠,音量也變得較大而寬,而且即使嗓音不那么好的時候還是韻味醇厚,令人陶醉。他的這個發音方法不但對專業演員十分有用,非專業的票友更是受益匪淺,因為票友們一般調門都比較低而高音差,學余叔巖事倍功半,學楊寶森不但可以藏拙,甚至還可以像模像樣,難怪即使楊寶森已經過世了半個來世紀,楊派不但風行不衰,而且幾乎成為須生的主流了!”此番見地,真可謂撥云霧而見晴天!一副好嗓子是演員安身立命的根本,遺憾的是,現在的演員大多依靠擴音器,練嗓子不夠??紫壬賦觶骸跋衷詰難菰本蟛糠治蘼凼喬宄故塹翹ㄑ菹?,都要依靠擴音器,使觀眾難以衡量他們在發聲方面是否有真功夫?!鋇娜啡绱?,不僅京劇,其他地方劇種亦是如此。演員們依靠擴音器,刻苦練嗓子的動力減弱,影響了演唱的藝術水平。同時,聲音也往往失真,藝術造詣也難以得到公正的評價。在沒有擴音器的時代,演員們必須依靠自己的嗓子,使聲音傳及劇場的最遠處。今天的演員欲在藝術上有真造詣,擴音器可以用,但不能只靠擴音器,金嗓子還是要練就。如今固然缺乏以往的京劇氛圍,但演員還是要潛心練藝。當然,這和京劇遭遇的處境也密切相關,京劇演員不能像過去那樣通過名家的言傳身教數十年如一日被培養出來,不把精力和財力放在培養演員、劇本和觀眾上,而是“把經費花在不合京劇特色的布景和燈光上,又請根本不需要的作曲家來作曲和指揮,由外行導演來‘指導’資深演員,等等,它們表面上在扶助京劇,其實在幫倒忙!”真是懂行人的熱切痛心之語。這種情況已發生在昆曲等劇種上,難道京劇也要步其后塵?

《顧曲集》感人之處,還在于孔先生對京劇前途的憂心忡忡。正如他所言,京劇和其他經歷過“斷層”的事物一樣,在差一點覆沒之余重新提倡,沒了先前的社會氛圍和藝術環境,基礎被大為破壞,觀眾的能力變得參差不齊??紫壬木┚繒裥說南M諮菰鋇吶嘌牘壑詰慕逃?。我們知道,京劇的不景氣、不上座、觀眾少、斷代現象嚴重,不僅因為京劇曾經的“斷層”、年輕一輩對京劇形式的不熟悉,生活節奏的加快、多元化娛樂的沖擊,以及孔先生所謂的“演員不到位,觀眾不在行”等外在原因,內在的起決定性作用的是京劇現代思想觀念的匱乏。早在30多年前,汪曾祺就指出,包括京劇在內的相當多的中國戲曲劇目的一個致命弱點是缺乏思想——能夠追上現代思潮的新的思想。由于思想觀念的脫節,無法植入現代生活中來。因而更多的不是曲高和寡,而是“曲舊和寡”。京劇藝術要發展,“守舊”與“創新”的關系要處理好,即梅蘭芳先生當年提出的京劇改革應“移步而不換形”。所謂“守舊”,即“不換形”,要繼承前輩表演藝術的營養,尤其是京劇鼎盛期大批京劇表演大師的藝術精華,這一批大師們得緣于“天時地利與人和”,達到了京劇藝術的巔峰,后來者幾乎是不可能超越了;所謂“創新”,即“移步”,就是與時代接軌,“舊瓶裝新酒”,舊形式裝進新內容,尤其是現代的生活思想與生活理念,從而與現代社會、現代生活和現代人類發生關系。唯其如此,京劇才有可能“新竹高于舊竹枝”。

(作者:王鵬程,系西北大學文學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