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河北快3和值11最多遗漏:河北快3走势图彩经网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北京文學》2019年第6期|吳君:前方一百米(節?。?/em>

河北快3走势图彩经网 www.eemxr.com 來源:《北京文學》2019年第6期 | 吳君  2019年06月05日07:24

作者簡介

吳君,女。在《人民文學》《北京文學》《十月》等雜志發表各類小說近三百萬字,著有《我們不是一個人類》《親愛的深圳》《皇后大道》等專著8部。曾獲首屆中國小說雙年獎、《小說月報》百花獎、《北京文學》獎、廣東省魯迅文藝獎等。多部小說改編為影視作品,獲二十四屆金雞百花獎優秀新片獎,入圍加拿大第六屆溫哥華國際電影節紅楓葉獎。部分作品被譯成英、俄、匈等國文字出版。現居深圳。

雖然深圳有許多著名的小區,十七英里、天鵝堡、幸福里、萬科國際……每個名字都無比響亮,可誰都知道,不遠處還住著些窮人。白天他們可能衣著光鮮,談吐從容,與富人、成功人士打著交道,而到了晚上,他們只能回到破舊的被切割成無數小間的密不透風的出租屋里蝸居。白天與黑夜,生活的巨大反差,會給他們帶來怎樣的人生故事?

1

蜜月還沒有度完,陳俊生便接到了深圳的電話。當時齊彩霞正穿著一件吊帶的睡衣拉著穿戴整齊的陳俊生到了窗前,像是第一次見到窗花那樣,她指著其中最凌亂的一處,歪了頭問陳俊生像什么。這樣的東西,陳俊生從小到大看得不愛再看,農村人齊彩霞也一樣,可是他還是不想掃齊彩霞的興,說,樹,松樹吧。齊彩霞搖頭。陳俊生反問,那你說像什么吧。

齊彩霞答非所問起來,如果我講出來,您能理解嗎?

電話是這個時候打進來的,有一瞬間,陳俊生覺得是種解脫,他至少不用去面對齊彩霞那些幼稚的問題了。

想不到,電話是羅阿芳打來的。她像一般朋友那樣,客氣了兩句就說莊培業要跟你講,隨后便把電話交到了身邊的莊培業手上,嚇得電話這邊的陳俊生魂都要掉了出來。他感覺自己不像是接電話,而是接電線,腳尖和牙齒都在打著戰。

放下手機,陳俊生像是從半空中被人解救下來,身上的每塊肌肉都無比自在,他感慨這真是一個絕處逢生的早晨。陳俊生眼睛放著奇光,似乎從牢里放出來的不是莊培業,而是他自己。壓在心里的大石頭拿掉了,之前的擔心都將不復存在。這一刻,陳俊生開心得想要跳起來了。他聽得出莊培業說的不是假話,如羅阿芳所講,莊培業從來都是這么感性,天真地相信一切,像個孩子,多愁善感,甚至不像個廣東人,感動的時候痛哭流涕,這些都是羅阿芳告訴他的。羅阿芳說,她就是因為這個才跟的莊培業,她可憐他。要知道這樣的男人,在廣東還是很少很少。

接下來,陳俊生一掃之前的陰霾,走路也變得有了神氣,他故意讓皮鞋的后跟先著地,使其在石板上摩擦出嚓嚓的聲響。他先是惹得外屋的妹妹停下手里的事情,開始暗中觀察他。陳俊生眼里已經沒有了別人,他回味著莊培業電話里的內容,每一句都是他要的。陳俊生甚至覺得與他有肌膚之親的不是羅阿芳,而是莊培業。他是那么懂得自己的需求。如果莊培業此刻在他的面前,陳俊生最想抱住這個男人,親上一口。電話來得太及時了,正是陳俊生難受的時候。

都已經10點了,他看了兩次表。坐在椅子上發了一小會兒的呆,他還是覺得不真實,不真實。陳俊生竟然狠狠地掐了下自己的手背,可不僅不痛,還有那種酥麻的快感。是的,太好了。陳俊生高漲的情緒已經灌滿了整個肺腑,連呼吸都覺得困難重重。于是他又認真地去看了看外面的柴垛和黑乎乎的院子,希望大風可以吹醒自己。而風只是讓陳俊生更加旋轉,不能平靜。

他見到自己門前堆著一些舊物時,也沒有生氣,那是被臨時清理出來的雜物,顯然過一陣是要放回原地的。此刻的陳俊生覺得真是無所謂,那又怎樣呢?反正自己也沒有打算過長住,家里人這么想可以理解。他記得莊培業在電話里有些哽咽,說,這兩年店里給你這么少的工資,換作別人已經跑了,羅阿芳跟我說過,如果沒有你,我們這個店早沒有了。

這邊的陳俊生雖然也激動得出現了耳鳴和顫抖,可他還是盡量控制著聲音和語速,您客氣了你客氣了,這是應該的應該的。

莊培業聽了很著急,發起火來,兄弟,我不想聽你說這些場面上的話,你給我聽好,我不僅要給你補發工資,還要重重地獎勵,只要你回來,我們就可以轉型作培訓,你出力,我出錢。

陳俊生以為可以拖兩天再說,他想把這種興奮的感覺放在心里,讓自己變得有城府一些,可他還是忍不住了,在地上轉了兩圈后,見齊彩霞也在看他,于是他干脆停下,把椅子拖到床前,讓重新回到被子里的齊彩霞起來,說有事要講。齊彩霞伸出手,想拉陳俊生。陳俊生不說話,指了指自己的衣服和門。齊彩霞只好爬起來。陳俊生幫著對方披上一件衣服后,便鄭重其事地說到了回深圳的事。全部說完,他發現齊彩霞沒有接一句話。陳俊生本以為齊彩霞也會像他一樣開心,比如緊緊抱著他、吻他。想不到,剛才還一臉笑容的齊彩霞臉僵在原處,然后又慢慢地冷了下來。實在太意外了,陳俊生根本沒有想到會這樣,接下來,他和齊彩霞都顯得有些尷尬,站、坐都不是,仿佛前些天他們從未說過情話,甚至連這間屋子都不是自己的。

陳俊生站起來,走到窗口處,掏出煙抽了起來,臉對著外面的雪地。他清楚身后的齊彩霞正在看著他,直到把他的雙肩和后背都看得越發冰冷酸痛。

作為齊彩霞曾經的老師,陳俊生沒有想過齊彩霞這個態度,有種被閃了一下的感覺,甚至他認為是羅阿芳之后,他再次受到的捉弄。

從小到大陳俊生都算得上是個聰明人,吹拉彈唱無師自通,方圓百里沒有人不認識。不僅如此,陳俊生的身段還特別柔軟,不僅可以像女人那樣下腰,他的一雙手細膩白嫩,可以自由地彎來彎去,連男人都忍不住會多看兩眼。陳俊生說話的時候,喜歡帶上手勢,不同于村里人,用當下的話說就是娘娘腔。塔河的老人們教育孩子時會說,這就是游手好閑、好吃懶做的二流子嘛,哪個農村人不會種地啊。老人們提醒女孩子要遠離這樣的男人。當然,這些話都是背后說的,陳俊生只能憑感覺,明白村里人的態度??墑怯鐘惺裁此僥?,就是一幫農村人。陳俊生被塔河人說來說去很多年,直到他考進了師專,又到了縣里的職業藝校當老師。村里人才算是閉了嘴,不好再講究陳俊生。因為有了這樣的一個身份,陳俊生的地位一下子不同了,村里人老師老師地叫著,不僅是他有面子,家里人也跟著體面,妹妹的婚事也都有了眉目。陳俊生的父母人前裝作不在乎,可做夢都會笑出聲。陳俊生的母親尤其喜歡顯擺,她的方式比較特別,她總是故作謙虛,從小到大,也學不會種地,連木工瓦工啥的也不會,一天到晚讀書,沒辦法,只能當個教書匠,別的本事都沒有。

村里人再笨也聽得出來這話分明是用于氣人的,從鼻子里哼了聲,翻著白眼扭過臉,他們懶得再看這愛嘚瑟的一家人。當然,不搭理歸不搭理,塔河人的審美的確有些特別,他們從心里羨慕那些讀過書,家里有人在單位上班的人家。

可是,好日子沒過上幾天,這個職業藝校便開始拖欠工資,再后來就直接發不出錢了,學校各種途徑勸老師下海,自主擇業,有些人腦子好使,沒有等到這一天,但早早給自己找好了退路。只有陳俊生傻,拖到了學校關門大吉。陳俊生先是按著不說,后來瞞不下去了,只好回到村里,把自己關在屋里不出門。家里人先是唉聲嘆氣,不愿意和他說話,再后來就給他臉色看。陳俊生尤其不想見到母親的眼睛,總是一副受了天大委屈隨時流淚的樣子。陳俊生在家里待了沒幾天,實在受不了,跟著熟人去了深圳。臨走的時候,還在賭氣,他覺得不混出個樣子,不會再回來的,即使回,也要開著寶馬或奔馳,讓十里八鄉都知道他陳俊生是誰。

這些年,塔河人最愛去的地方除了韓國就是海南和深圳。在深圳,有幾個地方,比如清水河邊上,布心小區、白石州、蔡屋圍都是塔河的據點,出來進去,總能聽到滿嘴東北話,大搖大擺把大街當成自己炕頭,不修邊幅的塔河人。出租車、小店老板,服務行業里,到處都有塔河人的身影。雖然陳俊生和其他塔河人一樣,也是到深圳,可是作為一個曾經的中專老師,他不會干那些活兒,即使會,他也不可能干,所以他從來不與塔河幫聯系。有一次他在電話里對母親說,找他們干嗎,讓他們跟我借錢???

我是擔心你沒人照顧。母親說。

陳俊生說,不被他們牽連就是好的,那些人天天綁在一起惹事兒,都快成犯罪團伙了。

陳俊生母親擔憂了,那你可得當心點,你要學好。

陳俊生心里有些怪母親,說,您怎么看我呢,我不是學好,我是一直在教別人學好。他也正是在教別人學好期間認識了羅阿芳。他相信如果不是因為莊培業從牢里出來,他會與羅阿芳繼續好下去,也不會離開深圳。他感覺深圳比海南的塔河村好,畢竟塔河村只是三亞旁邊的一個小縣城里的小社區,而深圳是一個大都會,大到可以與北上廣相提并論。他從深圳逃回塔河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害怕莊培業找他算賬,因為他在莊培業進去的時候,睡了人家的老婆。

眼下,他再次要回到深圳的原因很簡單,莊培業想讓他回,這說明之前陳俊生和羅阿芳的事情對方并不知情,或者因為感激而無所謂了。其實陳俊生也覺得無所謂,男人還是應該事業為重,誰會為了一個小插曲放棄事業呢。莊培業說陳俊生就是能助他干大事的人。由于聽電話的時候太過緊張,天旋地轉,他腦子總是嗡嗡地想,很多話都是后來想起來。莊培業最重要的一句是,他知道陳俊生的能力,他說工廠和酒店今后是不會搞了,風險太大,形勢也不合適,沒有前途,陳俊生如果同意,他也想搞培訓,做文化產業。

2

雖然回到塔河已經有兩個月了,人也結了婚,可陳俊生清楚自己早晚有一天還是會離開的,只是沒有想到這么快。這看似安穩的日子還沒有過上幾天,便因為莊培業的邀請,陳俊生和齊彩霞生起了悶氣,內容是關于回不回深圳這件事。這是陳俊生回到老家后最緊張的一個下午。這樣一來,陳俊生和齊彩霞訂好的去遼寧錦州親戚家,權當度蜜月的計劃便被打亂了。接下來的幾天,陳俊生和齊彩霞兩個人眼神自覺回避,身體偶爾碰到也像是觸電,一經接觸,便迅速閃開,顯然都不愿意面對這個話題。

比陳俊生意料的嚴重,齊彩霞堅決反對,尤其是陳俊生說自己將得到一大筆補償時,齊彩霞拉住了陳俊生的衣角說,不要拿他們這種人的錢,不干凈,沒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不是天上掉,而是我應該得到的,我是高管,應該多拿的,只給了一個生活費。陳俊生說,是他們欠我的,我為什么不要呢?

齊彩霞說,錢不是最重要的。

陳俊生聽了,眼睛盯著齊彩霞頭頂上褐色的發夾,恍惚得很,這樣的話,過去是自己最愛說的,學校里的老師同學都知道,包括在塔河村都成了笑話。當年他從學?;氐郊依?,他的口頭禪便是金錢如糞土之類。聽的人干脆直接嘲笑他,他們不會任著陳俊生矯情了,畢竟他已經不是什么老師了。眼下,陳俊生從心底里討厭這句話,尤其聽到齊彩霞也這么說,他在心里是不愿意回憶當初的,除了覺得自己幼稚,他甚至把自己都否定了。陳俊生對著齊彩霞的臉想,你還真是我的學生,可是這都什么年代了,我迂腐你也學啊。再說了,眼下你有什么資格說這句話啊,我們村里又有誰有權說呢,我們省差不多排全國倒數第三,還敢這么無知。

像是沒心沒肺,看不出陳俊生的臉色不好,齊彩霞又冒出了一句我現在已經很幸福時,陳俊生忍不住了,說,幸福也是有前提的。

齊彩霞聲音里有撒嬌的成分,那也不一定非要有錢。

陳俊生說,沒錢,你喝西北風呀?他的聲音有點被拉長,連自己都被最后這句嚇到。這是他第一次和齊彩霞這么說話,齊彩霞也從沒有見陳俊生這樣兇,齊彩霞總是記得課堂上,陳俊生一副不食人間煙火、高傲的神情。現在,村里人再次把他當笑話來說了,比如說陳俊生一米七六的身高,卻像個女人那樣走路,腰和屁股都動彈,扭扭捏捏,說話的時候哼哼嘰嘰。總之,村里人在無限丑化他?;顧鄧迅髦趾檬露頰劑巳?,別人在農村的時候,他跑到城里去吃了商品糧,有了城里戶口,到縣里當上老師,后來老師當不成了,他又跑到深圳混去了。估計深圳沒賺到錢,他又回來娶了好看又有錢的齊彩霞。

再說的時候,有人忍不住了,冷不丁冒出一句,有錢?也不知道那錢是怎么來的。

聽的人不再說話,掩了嘴笑。

他和塔河人沒話,和家里人也越來越不知道說什么,現在輪到他和齊彩霞沒話了。

看見眼前的齊彩霞,陳俊生覺得自己像是做夢,前不久他還躺在羅阿芳的溫柔鄉,這么快,就回到了老家,和多年未見的齊彩霞結了婚。當年,齊彩霞和他一直都沒有聯系,而是去了南方打工。雖然陳俊生曾經發過誓,打光棍也不回到塔河找老婆,理由是村里人太土也太俗,沒見識??墑欽飧鋈巳綣瞧氬氏?,就不同了,她算是陳俊生喜歡的那種女孩兒,漂亮、內向。

塔河人嘴里的陳俊生不男不女,憑著一點小聰明活著,根本不是個正經人,他們差不多忘記了陳俊生做老師時,他們想搭話的情景。這些話被家里人七轉八轉傳到陳俊生耳朵,說的時候明顯有怪他的意思,可他沒有辦法對家里人解釋為什么留長發,說話做事為什么要與人不同。于是他發了狠,他就是要在深圳生根,不再回到這個破農村。

陳俊生再次聽到齊彩霞這個名字的時候,他正與深圳女人羅阿芳激情四溢地在床上折騰。外面有很好的陽光,窗前偶爾有鳥飛過。電話是老家打來的,是讓陳俊生回去相親。電話這邊兒的陳俊生想到妹妹鼓起腮幫子說話的樣子,站在旁邊的應該是母親。她的意思是陳俊生作為大哥已經影響了家里,早點成家也算給家里一個交代,免得被人說三道四,當成不正經的人家,被問來問去,讓做父母的很自卑,畢竟父母也不能騙他們說已經結了。也就是這次,妹妹對陳俊生提到了齊彩霞,妹妹說齊彩霞這兩年一直找你,說只要是陳俊生,彩禮可以不要。陳俊生至今還記得那個下午的情景。

那時候的陳俊生正夢想著和羅阿芳結婚,他在這個女人身上實在付出了太多,為了她的生意,他什么都愿意做。對于他們兩個人能否在一起,羅阿芳總是沒有明確態度,每次說到結婚,羅阿芳都是一臉委屈,要哭的樣子,陳俊生就只好打住,不忍心再說下去,覺得有點乘人之危的意思了。這一次他故意提高了聲音問:這么好的事呀,誰家的女孩子,又漂亮,又不愛財。連陳俊生自己也聽出了夸張。

妹妹連忙介紹:叫齊彩霞,原來是我們村的,還做過你的學生,后來他們家搬走了,這個女孩兒跑到外面打工,現在都三十多歲了還沒嫁人呢。

陳俊生笑了起來說,太好了!還有這么好的事等著我,我以為自己這輩子要打光棍了呢。陳俊生覺出妹妹話里的刻薄,當年她也想去打工,只是受不了辛苦,另外還有陳俊生在外面的接濟,才沒讓她受苦。這個妹妹總是希望陳俊生不要再回塔河了,被村里人說三道四,除了影響家里人的心情,還影響她的婚事。放下電話,陳俊生腦子里不斷閃過齊彩霞的名字,這女孩是他的學生,平時就特別內向,幾乎沒怎么聽到她說話。與父母到南方很多年,一直都沒有再見過。他記得齊彩霞走之前還跑到學校見他,不說話,只是低著頭哭,搞得陳俊生也有些莫名其妙,后來明白過來是齊彩霞對他有那個意思,希望陳俊生能挽留她??贍歉鍪焙虻某驢∩母咂?,能看上誰呀,心思也根本沒在這兒,再說了,他用什么挽留對方啊。

不過,他記住了這個特別的女生,有幾次還想起她。

眼下在對錢的看法上,齊彩霞聽陳俊生這么說她,也不反駁,只是兩手交叉在一起,遠遠地看著陳俊生。在陳俊生面前,她永遠是一副學生的樣子。

對于一起去深圳的事,陳俊生說盡了好話,和齊彩霞對峙了兩天,還是沒有結果。陳俊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似乎連商量的余地都沒有。這樣一來,陳俊生也生了氣,覺得齊彩霞確實性格有些古怪,或許年紀大了的原因,如果不是媒人說過,齊彩霞崇拜他,覺得陳俊生渾身上下都是優點。因為心里有了這個模式,其他人她都看不上,陳俊生也未必會這么快同意。當媒人告訴她那個男人是陳俊生時,齊彩霞睜大了眼睛,驚得臉都變了色,像是擔心稍有猶豫,陳俊生便會跑了,齊彩霞連思考都沒有便答應了。

眼下,陳俊生覺得齊彩霞喜歡他的那些話看起來都是假的,表情也是假的,不過是急于嫁人罷了,與羅阿芳當時的情況相似,只是想利用他。想到這里,陳俊生決定不再遷就對方。莊培業如此熱情,陳俊生可不想為誰放棄這種好機會。

見陳俊生真的生氣,齊彩霞的身子似乎矮掉了半寸,她突然歪著身子從褲袋里掏出一個皺巴巴的紅包,遞到陳俊生眼前,說,這個我不用,你拿去吧。其實我這些年還是存了點錢的,夠我們用一陣。

陳俊生沒接,也不看齊彩霞,心想,我說的是錢嗎,而是以后的生活,再說了,一陣子是多久。陳俊生覺得奇怪,哪個女孩子不希望去深圳,讓自己的生活好一些呢,無論是氣候還是人的素質。

陳俊生和齊彩霞即使結了婚,齊彩霞還是沒有改口,仍然叫他老師,這讓陳俊生很溫暖,現在只有齊彩霞這么對待他。陳俊生這次回來,明顯感到了村里人的勢利,對他極度漠視,多數人連招呼都不打。對于陳俊生當年那些光環,沒人再感興趣,除了有的人過來話帶諷刺地說,哎呀都不知道怎么稱呼你了,叫老師吧,你也不是了;叫老板呢,好像也不太像。對方渾身上下打量著陳俊生,好像可以看出什么破綻一樣?;褂腥爍又苯亓說?,到底你在深圳做什么買賣啊,是不是做了大老板,要不要來我們這個小農村投資呀?年輕人根本就不認識他,只有一些十多歲的留守孩子,在不遠處盯著他,他們的父母有的去了韓國,有的在深圳或是海南打工。要知道當年村里人哪個不羨慕他陳俊生吹拉彈唱樣樣精通啊,可現在陳俊生混到了哪個地步,他們想得到的,不然誰無緣無故地回家長住啊。現在陳俊生不僅理解了最近家里人對他的態度,也下了決心,必須走,至于去哪里,他還不知道,總之塔河無論如何都不是久留之地。陳俊生認為既然幫不了家里,如果能給父母妹妹在村里留下一個好名聲,讓他們人前人后可以抬起頭,可以炫耀,已經是立了功的。

他沒有想到,橄欖枝這么快就來了,而且還是莊培業遞過來的。

回到塔河的每一天,陳俊生都在想,無論去哪里,都比塔河好。連陳俊生自己也沒有想到,離開深圳還不到兩個月,接下來他就要給那座城市說好話了,而兩個月前,陳俊生比誰都恨深圳。

想不到自己這么快就食言,好在他罵深圳的那些話,除了自己沒有人聽見,包括羅阿芳。當時深圳在搞燈光秀,很多人正涌向離他不遠的這條街,過節一樣熱鬧,氣氛與陳俊生那一刻的心情很不匹配。

莊培業在電話里的態度很真誠,說要給陳俊生補發工資,他說必須兌現陳俊生的高薪,為他守護公司的員工必須重獎。這些話一遍遍在他的腦子里回響。

想到這里陳俊生再也坐不住,打定了主意,齊彩霞即使不同意,他都要收拾行李回深圳,尤其見到家里人對他越發冷淡,甚至有幾次飯都不做了,說到親戚家里串門。陳俊生想起在電話中,莊培業讓陳俊生帶著老婆一起回,或者他是擔心陳俊生拿回老家做借口,不安心工作。陳俊生也清楚,帶上家屬,對于他們來說,除了好牽制,也可以讓企業安心。不過莊培業話里話外還有什么意思,陳俊生不太愿意去想,可那又怎么樣呢,怎么樣都比現在好。

齊彩霞不同意去深圳的理由是,這么老,不想折騰了。

陳俊生說,三十歲就說自己老了,我比你大那么多都沒說什么,又不是讓你去流水線,誰讓你折騰了,可以隨便找個活兒,如果不愿意也可以什么都不做?;渙似淥稅筒壞每斕慍鋈ツ?。陳俊生一股腦說了很多話。

陳俊生已經試著發過幾次脾氣,當然是故意的,他想看看齊彩霞的反應,卻發現齊彩霞并不生氣,還與平時一樣。這么一來,陳俊生的膽子越發大了起來。之前他是不會這么說話的。齊彩霞在陳俊生面前是聽話的,她對家里人說,自己就是喜歡讀過書的,窮怎么了,我喜歡知書達理的男人。平時除了齊彩霞對陳俊生言聽計從,連有人說兩句陳俊生她都不高興。眼下她這個態度,陳俊生覺得還是對女人不夠了解,畢竟他真正接觸的女人除了齊彩霞,也只有羅阿芳。

想到這里,陳俊生腦子里瞬間浮現出羅阿芳的臉,他已經有一陣子沒想她,這是他強迫自己做的事。雖然兩個女人都在村里長大,可羅阿芳是深圳里面的那個村,十幾歲便見過各種時髦的玩意兒,洋氣得很,而齊彩霞的村子前后左右都是農村,除了泥沙和各種苦哈哈的臉,什么也看不到。如果不是因為聽見有人議論陳俊生的身體有問題,害得母親跑到了廟里為他禱告,希望他早點回心轉意,不要再給祖宗丟人這些話,陳俊生可能也不會那么快就同意辦手續,至少兩個人要再接觸一段時間。

陳俊生和齊彩霞從見面到結婚,除了眼下去深圳這件事,兩個人沒有紅過臉,主要是齊彩霞什么事情都讓著陳俊生。像是知道自己的話說得有點過,陳俊生昂著頭,眼睛看向門外。遠處是矮矮的黑土墻,傳說,這是祖宗們留下來的寶貝,僅憑這個,塔河人便會富得流油。這樣的話說了多年,很多人已經從外面打工回來又離開,黑土墻還是黑土墻,仍然沒有變出人民幣和黃金,甚至比之前更破了,刮風的時候,揚起的塵土,總是飛進人們的眼里。村口開了幾家店鋪,柜臺上多了些假貨。陳俊生剛想說可以用這個土墻做點文章,沒等開口,齊彩霞便說:夠吃夠用就行了,我們真的別再走那么遠了,實在不行,我們去錦州也行啊,我親戚在那里,找個事做也不難,反正不會餓著。齊彩霞小聲說,昧著良心的錢咱不能要。

聽到這句,陳俊生又忘了前面對齊彩霞的內疚,心里笑,這是哪兒跟哪兒,良心,都是些什么詞啊,太可笑了。陳俊生曾經用這些話騙過自己很多年,直到當了勵志老師,他才不再相信這些。沒有在深圳的這段經歷,他可能還會繼續扮演清高,他相信扮演清高這件事,自己比誰都在行,他可是藝術學校的老師,玩的就是清高。陳俊生是突然想明白的,他堅持了這么多年,情況還是越來越差,他的那些所謂理想,讓他成了一個怪人和前朝遺老,他再也不能等了,再這樣下去,什么機會都失去了。在勸齊彩霞的過程中,陳俊生先說服了自己。他說,給我的紅包我可以不要,可是他們應該給我的那些工資呢,還有,這些年被深圳耽誤的青春,我應該拿回來吧。陳俊生笑著對齊彩霞說,現在看來,他們這是在幫你攢錢啊。

對于陳俊生的幽默,齊彩霞并不領情,緊張地說,那也不用回去,錢要回來就好了?;褂?,我這里的錢,都可以在鎮上供個小房子了,我們可以安安靜靜地過日子。

陳俊生說,可是我在深圳才有前途啊,深圳是一線城市,那里的機會才是機會,在我們這兒除了窮和破舊還有什么?過個小日子就完了,這是你的理想可不是我的。陳俊生已經明白,當初妹妹給他打電話,是為了激怒他,就讓他不要再回來了。陳俊生對齊彩霞說,你去看看我們這個村,除了天天曬太陽、講閑話,每個人都在做什么,就這樣混吃等死,這就是你所謂的日子?你告訴我,在這里我們有什么機會,家里人這次叫我回來,也是個激將法。講到這兒,陳俊生覺得特別沒意思,他后悔相親,然后又匆忙結婚,他覺得齊彩霞到底還是一個農村女人,頭發長,見識短,說什么都沒用,讓他眼下進退兩難。

齊彩霞沉思了一會兒,看著陳俊生的臉說,那你去吧,我留在家里幫你照顧老人。

陳俊生愣了下,說,這個婚房是家里臨時讓我們住的,我如果走了,他們會想辦法讓你走的,誰稀罕你照顧。

齊彩霞說,我們可以在村里買個房子,我都問過了,七萬塊就可以,還有個院子。

陳俊生覺得對方真的不是開玩笑,便說:我們在一起才幾天啊,就分開住,讓村里人怎么罵我呢,又怎么看待你,跟你說,我這次去深圳就不再回來了。

齊彩霞問,為什么不回來?

陳俊生說,你沒有發現么,如果我沒有賺到錢回來,家里人會難受,覺得我給他們丟人了。

說完,陳俊生越發感覺到與齊彩霞結婚這個事太欠考慮,兩個人想法差得太遠,完全沒有辦法溝通。很久之后,陳俊生還在想,自己到底還是虛榮,來來回回都是因為這個面子。媒人說,齊彩霞從小就喜歡有文化的,搬了幾次家也沒忘。陳俊生沒等母親反應過來,便說同意同意。母親一聽著急了,說:“這么老了還沒嫁那肯定有問題。陳俊生聽后,也來了氣說:正好正好,我和她很配,都是年過三十還沒著落的怪人,再說了,您不是說只要女的就行嗎。

雖然在一起的時間不長,可齊彩霞把陳俊生當神來供的,她不允許陳俊生做一點家務,說自己喜歡干活,陳俊生的一雙手是用來寫字和演戲的,要?;ず?。除了陳俊生,齊彩霞似乎眼里沒有別人,她跟誰說話都是用我們家老師我們家老師。

陳俊生以為在群里發了紅包就不用見了,還是有些人過來串門,有的拿著自家做的饅頭或者菜包子過來聊天,無非就是打聽陳俊生什么時候回啊。陳俊生也不知道怎么答,再次感覺到生分,寒暄了幾句之后,這些人便開始聊些國家大事了,分明是把陳俊生當成一個客人,隨時要離開。最后連媒人也忍不住來聊天了,問齊彩霞什么時候回。

齊彩霞冷著臉說,我沒有說回啊。

媒人說,深圳可是特區,大城市,女人哪個不向往啊。有人勸齊彩霞應該去深圳,不要留在這個沒什么希望的地方。村里的人除了那些在鎮上有單位的,每家每戶都有人在外面打工。

齊彩霞臉已經黑了,以為是陳俊生找來的說客。她說,這是我們的家,老師哪兒也不去了。齊彩霞說,憑陳俊生的能力如果不去深圳,可能早在縣里當了大官。

陳俊生不說話,他沒有想到親人們是拒絕他們回到村里的。他無奈地搖了下頭,對齊彩霞說,我就是不想待在這個村這個縣,說白了,我討厭老家,討厭村里那些愛嚼舌頭的家伙。

說話的人碰了釘子,覺得齊彩霞不知天高地厚,一轉身就罵:還老師,不過是個又窮又酸沒用的讀書人,那是你的,可不是我們的。媒人自認身份特殊,也不擔心齊彩霞。齊彩霞急得說不出話,她沒有想到村里人這么看待陳俊生。在他們眼里,陳俊生就是一個好吃懶做的廢物,什么年代了,還搞那些沒用的。

陳俊生遠遠看著躲在不遠處的父母還有妹妹,顯然這是他們的意思。原來這么多年過去了,他還是被嫌棄的。

陳俊生越想越難受,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如果齊彩霞不答應,他還是不太方便,主要難解釋,今后與羅阿芳接觸起來會尷尬,明眼人都會看得出,莊培業當然也不會一直傻下去,萬一知道了,后果也是不敢想。這樣一來,陳俊生后悔與羅阿芳的關系,太難受了。當然,他也后悔這么快就結了婚。

已經費了很多口舌還都說服不了齊彩霞。陳俊生想,如果齊彩霞堅決不同意他去深圳,他該怎么辦呢,他還有理由硬闖么?答案是肯定的,他除了會更加堅定闖世界的信心,什么都不會有。陳俊生會對齊彩霞說,只是要回工資,那太小看我了吧,要知道深圳也是我的。如果我這次不回到村里,在深圳可能還會贊美塔河老家,可現在,我明白了,我是深圳人,即便沒人請我,我也要回去。想到這里,陳俊生發現自己在這樣一個夜晚,他想念深圳,刻骨地想念,至少深圳沒有趕過他走。陳俊生覺得似乎有悲壯的音樂給自己伴奏,像是配合著那種高亢情緒,他的嘴唇噘著,狠狠地憋著一口氣。不知道是不是用了太多的力,很快他便疲軟得不能動彈,只能任自己沉沉地睡了過去,然后進入到另外一個沒有任何煩惱的世界。

這時他突然聽見一個女人的哭聲,是齊彩霞,她斷斷續續地說著話,在外面看不出什么,就是墻被煙熏黑了,里面的姐妹都不見了,連一張照片都沒有留下,如果重新來過,她要和她們在一起,永遠都不分開。陳俊生在夢里聽到這些話,嚇得坐起來,他看見一旁的齊彩霞睡得很沉,顯然是對方在說夢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