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河北快3开奖结果走试图:河北快3走势图彩经网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藏語小說:新時代期待新的提升

河北快3走势图彩经网 www.eemxr.com 來源:文藝報 | 扎西東主(藏族)  2019年06月05日09:02

藏族有著豐厚的民間文學傳統,進入現當代之后,眾多藏族作家涌現,藏族文學不斷蓬勃發展著,推出了一大批優秀文學作品。新時代新起點,藏族文學特別是藏語小說創作要有新的突破。我認為,藏族的作家、評論家和翻譯家要齊心協力,共同推動新時代藏語小說繁榮興盛。

作家們需要通過深入生活積累創作素材。俗話說,“作家向下,作品向上?!畢胍闖鲆徊坑判闋髕?,作家不能安逸地待在城市的某個角落,而是必須身體力行地前往農牧區群眾中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搜集創作所需材料?;鄣米愎歡?,才能寫出厚實的作品。當年,為了寫作《白鹿原》,陳忠實走訪了關中平原上百個村子,幾百戶村民,查閱了20多個縣的縣志,單是素材筆記就寫了百萬字。后來,就是這部小說獲得了茅盾文學獎,并一直深受讀者的喜愛。藏族作家,特別是青年作家們,要以這樣的作家為創作楷模,堅定不移地努力深入基層,深入群眾生活,廣泛積累生動活潑的創作素材。在此基礎上,創作出能夠表現基層農牧民群眾喜怒哀樂的小說佳作,進而提高小說作品的思想性、藝術性。對此,有關組織和部門應該盡可能創造好的外部條件,為作家深入生活提供便利。

作家們要在讀書、學習上不懈努力。如果前期不肯下苦功夫,肯定不會有后期的豐碩成果;如果沒有前期大量的知識積累,肯定不會有后期深廣的眼界。藏族作家們要以蜜蜂采花的精神奮進于各種知識的海洋。在大量閱讀藏族古代、近代文學作品的同時,也要廣泛涉獵《格薩爾》等民間文學。要盡量多讀其他民族、其他國家的文學名著,有意接觸各種文學派別的代表性著作和各種衍生手法。對此,作家鄧友梅曾說過:“有些東西讀熟了,在寫作時不知不覺地起作用,有時自己都說不清楚這一段寫法是從哪里學來的,可又明明覺得從別人那兒受到了啟發?!閉饈巧羈痰木櫓?。藏語小說創作者們應該多閱讀文學方面的經典書籍,認真學習各種對自己創作有益的知識,尤其是要深刻領會與藏族生活、思維方式、文化習慣等方面有很多相似點的“魔幻現實主義”、“心理現實主義”創作方式、表現手法,把書寫藏民族神奇生活作為寫作主旨。

藏族作家要在多寫作的基礎上形成自己的創作風格。作家契訶夫講過:“頭一個條件是必須寫得多……頑強地寫?!輩賾鐨∷導壹岢侄嘌盜?,以持之以恒的筆力全身心投入小說創作之中。在創作期間,不經意間在腦海中閃現的各種想法、靈感、構思等,要及時做筆記,將會對提高作品質量起到不可小覷的作用。寫多了,會形成自己的創作風格。作家要在創新上狠下力氣,努力推出烙有自己標志的文學作品。關于這方面,我們應該多向卡夫卡等經典作家學習。他的作品總是那么獨特,形成了獨有的風格。但這種風格不是狹隘的、封閉的,而是吸納著全世界不同國家、不同語種的精神養分。

好的作品,需要作家不厭其煩地進行修改。據我了解,一些藏語小說家一旦寫完稿子,就立即投稿,沒有對作品進行打磨的習慣。作為編輯,我在審稿過程中隨處看到很多錯誤,可謂漏洞百出。所以,需要編輯浪費多余的時間、精力予以修改、定奪。作家老舍曾經說過:“別嫌麻煩,要多修改—不,要重新寫過,寫好幾遍!有了這個習慣,日久天長,您就會一動筆便對準箭靶子的紅圈,不再亂射。您也會逐漸認識文字貴精不貴多的道理了?!閉庖壞?,對于藏族青年作家來說,尤其顯得重要。應該盡量克服自己在創作過程中出現的紕漏錯誤,端正寫作態度。特別是在稿件完成之后,再次通過重復推敲、潤色、修改等過程,把人物形象刻畫得活靈活現,讓讀者永遠難以忘懷。

作者寫完一篇小說后,通過三審三校在刊物上登載,來到讀者和評論家手中。此時,讀者和評論家在文本細讀的過程中,遴選出個別值得評論的作品進行評述。通過這些反饋,作者又進一步了解自己作品的得與失。這對于將來創作的小說必定會提供進一步上升的可能。要想提高藏語小說創作水平,除了作家們需要努力,評論家也責無旁貸。我認為:如今社會高度信息化,有關創作方面的交流可以暢通無阻地進行,作者創作完作品后,可以發郵件給自己熟悉的評論家以求中肯、專業的意見和建議。這樣可以及時地對作品進行改正。在這個關鍵點上,評論家們也應該付出努力、作出奉獻,如同魯迅先生所講:“批評家的責任不僅僅是鏟除雜草枯枝而已,還要經常給花朵施肥澆水,尤以培育花苗為己任?!弊魑纜奐?,不一定能夠全篇閱讀所有作品,但務必要細心留意一些文學佳作,針對性地提出自己的見解和觀點,甚或可以提出尖銳的批評意見和修改建議,以此推動和輔助藏族作家們進一步提高文學創作整體水平。

翻譯家對藏語小說創作水平的提升也有著極其重要的推動作用。翻譯家一般精通兩門或兩門以上的語言,能夠從多個不同的視角對作品的好壞、得失進行專業的點評,提出適當的增刪意見。在此,我要談點自己的親身經歷:藏族青年作家拉先加的小說《路上的陽光》,當初寄到《章恰爾》編輯部,通過編輯初審、復審,在很短時間內予以發表。后來,該篇小說獲得眾多讀者的好評,并順利獲得第七屆“章恰爾文學獎”。再后來,我把這部短篇推薦給作家、翻譯家龍仁青,請他翻譯成漢文。他欣然允諾并在仔細閱讀后很受感動,譯文也在很短時間內順利成稿。在一次茶余飯后的聊天中,龍仁青對這篇小說贊賞有加,認為這樣的小說拿去與近幾年漢族知名作家創作的作品相比較也毫不遜色。但是,在某些細節上還有待進一步雕琢,如果早發現早修改就無遺憾可言了。由此,我們得到一些經驗教訓:一旦完成一篇小說的創作,作家不能急于發表,首先自己要進行重復修改,再次請評論家或翻譯家提出寶貴意見,并按他們的要求予以克服錯誤、補缺漏洞。

總之,藏族有深厚的民族、宗教文化傳統,而且藏族人胸懷寬廣,善于從各民族作家身上汲取經驗。只要藏族作家們沉下心來創作,評論家、翻譯家們積極付出,為打磨精品力作不懈努力,藏語小說會迎來新的爆發。作家歌德說:“所謂偉大,是從一塊石頭中發現別人不能發現的新東西?!輩刈遄骷一崠幼約核畹墓闐蟠蟮厴洗呱鲆慌忠慌妨ψ?,進一步推動藏語小說乃至藏族文學的繁榮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