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河北快3号码统计表:河北快3走势图彩经网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清代少女的擼貓手記

河北快3走势图彩经网 www.eemxr.com 來源:澎湃新聞 | 陸蓓容  2019年06月05日09:44

《銜蟬小錄——清代少女擼貓手記》,孫蓀意輯,陸蓓容注評,陳陽繪,中信出版集團7月即將出版

2017年寒假前,國家圖書館公布了一批數字善本古籍,兩萬余部,注冊賬號即可瀏覽圖像。臘月至正月間,就把這兩萬多條目錄翻了一遍,盼著能找到些好玩的書籍,從“毀極堂堂歲月遲”之感中掙脫出來。

中學時代,受周作人影響,幾乎劃定了讀古書的興趣范疇。內容上,是草木鳥獸,筆記雜說,鄉土民俗;思想上,是“嘉孺子而哀婦人”。要想盡量滿足這些條件,于浩歌狂熱的新年氣氛里獲得內心平靜,只有跳進子部的海洋。

遇見《銜蟬小錄》,正在此時。必須說明:不是我“發現”了它。它一直就在那兒。在各種書目里,書庫里,靜靜等待照亮后代的愛貓人。它是貓的專門百科,若按四部分類,大約屬于子部的譜錄一類,這正是“草木鳥獸”之雜書,足以驚喜。而作者竟然是一位杭州少女孫蓀意(約1783-1819),則大大出乎意料了。

明清時期,讀書人家的女孩子或有機會受一點教育。以作詩填詞獲得才女美譽,并不是特別難的事。孫小姐自己也留下了《貽硯齋詩稿》。但一位十七歲的小姑娘,因為喜歡貓,就遍征古書,尋找關于貓的各種記載,把它們分門別類纂輯起來,卻不易見??鑾?,她必定是在父兄的支持和鼓勵下完成了這一切。讀本書的三篇序,會發現其中一篇是由她的哥哥代為求取的。再讀這位哥哥所寫的跋,就知道這個家庭曾經相當溫暖。

歷史時期,男性或者樂見自己有一位“才女”做妻子,做女兒,做妹妹,也樂于和她唱和,留下佳話。但“養貓,研究貓,討論貓,贊美貓”,能夠得到鼓勵,是多少當代家長都做不到的事——回望自己的十七歲,簡直有點兒妒忌她。

為此想要表彰一下孫小姐的家庭。她的籍貫在仁和,具體出生地與居住地已不可考?!叭屎汀筆薔上孛?,在城區內的治地,大致為今杭州市中心略偏北部的一小塊兒。她的祖父孫驥,是“諸生”,可以粗淺理解為秀才,但似乎未能更上一層樓,也就以儒而為醫了。她的父親孫震元(約生于1731年),也是醫生。有醫書《瘍科薈萃》,稿本現存。有些材料記載他曾獲得“候選訓導”的職務,如屬確實,應該也有功名。算算年紀就能發現,孫震元到五十來歲才有了這個女兒?!鞍僮印?,原是人之常情。

孫小姐應該有兩位哥哥,一位叫孫錫麐,號云壑;一位叫孫經麐,號柳湖。經麐事跡不詳,錫麐則曾經在翰林院編修胡敬(1679-1845)的交游圈里。這也正好解釋了為什么他能幫妹妹求得胡先生的序文。

翰林院編修胡敬的序文

孫家至少三代養貓?!斷尾跣÷肌肪砥嘸祭ㄊ?,孫小姐毫不客氣,收入了爺爺、爸爸的作品,又收入哥哥的朋友送貓來的詩。這一切都能幫助理解此書的誕生:原來這家人不僅愛護女孩子,也早就習慣了與貓朝夕相處的生活。

不過,美好的想象仍要有邊界。在古代,純粹出于喜愛才養貓的人畢竟是少數。與貓相關的各種文獻中,有相當一部分都是在贊美它的捕鼠能力。有時它是人類的同居伙伴,為改善生活環境主動盡力;有時又比較像是打工者,以值夜班捕鼠為業,掙得鮮魚為飯,毛氈為床。孫小姐的親人和師友們,仍然重視貓的“功用”。只有她抱著一個物種對另一個物種的親近之心。

《銜蟬小錄》不算太常見。以孫小姐自序寫定的時間來看,它比王初桐《貓乘》只晚一年,比黃漢《貓苑》則要早了半個世紀。若以全書實際增刪、修改之后,最終刊刻的時間計算,則正好在王、黃二書中間??墑撬湎噯ゲ輝?,黃漢已經慨嘆自己找不到這部書:

吳云帆太守云:高太夫人系穎樓先生正室,小樓觀察之母也。為浙中閨秀,頗好貓,嘗搜貓典,著有《銜蟬小錄》,行于世。夫人名蓀薏,字秀芬,會稽孫姓,著有《貽硯齋詩集》。漢按:貓之貽愛于閨閣者有如此,以視前篇所載李中丞、孫閩督兩閨媛之所好,尤為奇僻。然終不若高太夫人之好,且為著書以傳,斯真清雅。惜此《銜蟬小錄》,一時覓購弗獲,無從采厥緒余,光我陋簡。

這位“高太夫人”,便是孫小姐。歲序無情,當年吹花嚼蕊的少女,次第為人妻,為人母,終于也成了后人想象中的清雅人兒。現代生活雖有種種新的痛苦,然而讀書便利,確實是遠勝古人。2018年,全國古籍普查登錄工作還未全部完成,已經可以在普查網站上看到大陸公藏此書至少五部,其中國圖四部,天津圖書館一部。復次,《浙江圖書館古籍善本書目》也著錄了一部。從著錄的信息看來,它們的版本應該都相同。

10月26日,我在國圖調閱了其中兩部。它們僅有初印與后印、二冊與四冊之別。而后印之本上,赫然有一枚“苦雨齋藏書印”。原來周作人收藏過這部書,當然也應該讀過它。當時不及生出太多感想,只覺得若有宿緣,滿心感激。

以后有機會,應當將已知諸部全數調閱,詳細錄出收藏款印與題跋,并抱著希望,期待它的稿本存世,新版本被發現,或者此本傳世數目不斷增加。

水墨貓,陳陽繪

本次整理,便以國家圖書館藏本為底本。準確來說,這部書刊于清嘉慶二十四年(1819),八卷,半葉十一行,行廿二字,白口,左右雙邊,版心上方題書名,下方逐葉題卷數及葉數。索書號05350。本書整理本后附錄的影印原書,也正是這一部。截至目前,從已知的材料推斷,此嘉慶二十四年刊本,應是《銜蟬小錄》唯一的完整版本。

之所以整理之余還附上原書,是由實際情況決定的。 此前說過,這是一部輯錄之書。我們要嘗試設想孫小姐當時讀書找書的條件,也要設想她的哥哥和兒子們校書刻書的條件。原書的體例不能說盡善。錯字、失考都不少,查不到文獻來源而空著的書名也多;異體字、生僻字就更不用說了。盡管我是堅定的“不改”一黨,整理時連明顯的錯字都沒有徑直修正,僅以注釋逐個注出,仍不免深為擔心:

一方面,現有的條件能否解決全部生僻字造字問題?以文字對版面情況進行描述,能否較好地體現古籍的實際情況?另一方面,本書并不是單純的古籍整理著作。為了便于閱讀,我在原文之下,添加了許多注釋和解說,也沒能忍住各種胡話。想來關心原書情況的讀者,或者會感到困惑吧?我的標點和解說也必定會有錯誤,讀者或者需要親自檢查吧?

那么,附上原書影印本,以供對照,就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三貓圖,陳陽繪

我出生的醫院舊屬錢塘縣,它與仁和縣同屬杭州府,這實在是個巧合。作為現代人,于“鄉賢名宦”,沒有任何額外的親近之意。不過,如同走到蘇堤口,望見東坡雕像的時候;經過新修的黃篾樓,想起張雨的時候;見到“斷橋斜日歸船”,便不能忘情于張炎;每過吳山,總會懷念姜夔。既然生長于斯,所到之處,自然都有念想,孫小姐也自然就在這念想之中。

她的住處既不可考,只能從書里暢想當年?!逗賈莞盡芳竊?,六月六日洗浴貓狗,今已不再流行。吳山喜神廟里祭祀一位“貓兒相公”,如今廟既不存,相公也無處可問。杭州有“三腳貓”的俗語,至今猶然。有一位“眼大郎”,變做了沙皮巷里的貓。沙皮巷地名已改,地方倒還在,今日仍是繁華區域……總之,雖然是部綜合貓百科,畢竟由杭州人寫就。她當日檢書、引書,難免有地利之便。我來標點此書,也難免平添了親切感。必須說明:書的價值,人的“可愛”,都不因地緣而增減,但愿全天下讀者都喜歡它和她。

其實,若只為讓此書重見天日,并滿足“為作者和貓做點事”的愿望,標點出版就足夠了。如同《貓苑》《貓乘》,過去諸本都是如此。但從域外到中國,由中原而四方,每個人的故鄉都有貓。它們花色各異,被冠以各樣可愛的名字。許多貓故事里也都有人,他們行為各別,有些可敬,有些可愛,有些可恥。總想著“標點古籍”是否不足以盡現此書的好處,也總希望“古籍”不要成為門檻,大家都可以蹲下身,伸出手,與歷史上的貓們相望相親。

所以不揣冒昧,作了簡單的注釋和評論。書里有些部分并不好懂,請貓回家的日期迷信,祛除貓鬼的駢文典故,實在都非我所能解,因此“標點”先就不敢說全部合格。注釋、評論當然都盡力查了書,凡史源可考的,核對原始文獻,史源不可考的,作出有限的推測。在養貓、喂貓、治貓病方面,根據與它們同居的有限經驗,補充了來自現代的建議;在各種貓故事之后,鼓勵我們自己,盡量做一個體面人??蒲е侗暇褂邢?,觀點也并不都成熟——希望大家不吝賜教予我,而把感念送給孫小姐,敬愛獻給貓。

書中有三個故事,最讓人喜歡。有一只貓,脖掛金鎖,在山東上空飛來飛去,像只蝴蝶。沒有原因,“不為什么”。另一只貓,在家里各種動物與用具都成精的時候,悶聲不吭。主人很害怕,告訴巫婆:“我家的東西全都在作怪,只有這只貓無異”。它便站起來,拱拱手,說“不敢”。第三只貓,聽人類唱歌,一時技癢,遂親自上陣,高唱《敬德打朝》。

貓就是如此,神秘、傲嬌、大搖大擺、自作主張。人類的一朝一夕都難免跌宕,它們卻總在鎮靜地生活——至少看起來是這樣。從著手整理此書到它問世,不過兩年而已。其間我東走西顧,狂臚文獻,落寞無聊仍不能免。兩只貓卻逐日澄清天下,巡視領地,翻肚皮曬太陽,或者腦袋一拱,昂然表示需要按摩。

薄紗世味里,聚散都是尋常。要感謝曾經付出許多勞動的兩位編輯劉晴與任盼盼。劉晴策劃了選題,閱讀過初稿,提供諸多建議,解決了許多實際困難。任盼盼通讀全稿后提出修改意見,并聯系了原書影印事宜。也要感謝責編李佼佼,反復核對原文,又與設計師對接,完成了設計、排版、審校等流程。三位編輯都與插畫師陳陽老師溝通過,提出了各種好主意。陳老師一遍又一遍修改畫稿,溫柔、耐心又禮貌。植物擬貓、曲牌名擬貓,都是高難度作品。各種貓圖譜、貓肖像,替“先貓”們寫照傳神。最后,設計師何睦老師剪水裁云,將全書版式布置妥帖,才有了如今的成品。差幸此書磕磕絆絆,終于能順利出版。它像一只真正的貓那樣,從容舉爪,步子不疾不徐。

謝完人類,容我再謝謝貓。感謝親貓糖球和鋼镚,但愿你們身體健康,心情和悅,但愿能長久地同居。感謝曾經出現在樓下的黃桃、小橘子、金燦燦,以及來不及取名的其余朋友;感謝初次見面就樂于從我身上走過的月餅,及有過一飯之緣的美胖和美圓;感謝曾經在故宮博物院短暫共事幾個月的各位……謝謝世上所有的貓,為你們愿意住在藍星。

(本文為《銜蟬小錄——清代少女擼貓手記》后記原稿,收入書籍時有所改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