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河北快3结果查询:河北快3走势图彩经网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李翰:所耽愛與美,難負是深情

河北快3走势图彩经网 www.eemxr.com 來源:文匯報 | 李翰  2019年06月05日08:27

予授古典詩詞寫作,必薦徐晉如《大學詩詞寫作教程》,諸生咸以為善。如近體詩之平仄,王力《古代漢語》分ABCD式,其下又有abcd,冗贅繁復,令初學者茫然無措,而徐著以“黏”、“對”、“錯”提領,舉重若輕,奏刀豁然。予尤重者,是徐著能于格律法度外,揭示詩詞之美的根基與內涵。如其斥黃巢“我花開后百花殺”之戾氣,以巨眼仁心,引導仁善的審美趣味,為詩史刮骨療毒。頃辱贈《長相思——與唐宋詞人的十三場約會》,見其評宋太祖“未離海底千山黑,才到天中萬國明”:“靠強權的隱喻去威懾人,并不是真正美好的文字。從古以來,人類都崇尚暴力,膜拜強權,卻不知唯有美與善良,才有永恒的力量?!蹦頌揪釉襠乒討?,一往如初。亦知本書不惟品詞境,探詞心,更以十四位詞家的至美與深情,闡發文學之真價值,抉示何為第一等好詞,它們又是如何生成于天壤之間。

“美”無疑是最為核心的要素。作者說:“美看似最柔最弱,然而唯獨美才具有穿越時空的價值?!庇炙擔骸罷?、道德、國家……一切都可能湮沒,唯有美才是永恒的?!貝示褪俏賴奈奶?。飛卿的“畫屏金鷓鴣”,端己的“弦上黃鶯語”,夢窗的“名花團簇,隨風而展”,少游的佳期柔情,屯田的楊柳岸,小山的彩云飛……詞情詞境,其美若是。

這是一種極溫柔、極綺靡的女兒美。賈寶玉以為“女兒”是比佛祖還尊貴、清凈的詞,但凡要說時,須先用清水香茶漱口。誠然,在家國天下、道德文章的歷史語境中,在名韁利鎖、勾心斗角的男性權力場,“女兒”就是沖刷祿蠹濁氣的一泓清泉。詞本女兒身,生于綺筵繡幌,出于檀口香唇,唱的是春恨秋悲,寫的是兒女情長?!敖褚刮也還匭娜死?,我只想你”。讓英雄們去關心人類吧,溫情的詞人,只須管花朝月夕,憐取眼前人,商量閨中事。

英雄們關心人類,少不了刀槍斧鉞,高文典冊;而憐取眼前人,只需要愛與美。美不是完美,但美是人生的火種。因為美,所以有欲,有愛戀,所以有情,有怨,有糾纏與苦恨。作者評夢窗詞:“無論憶念的對象是誰,最后都表現為對愛的執著不舍??鬃?、耶穌都不講愛情,佛祖則讓人斷舍離愛……對于蕓蕓眾生來說,看不透、割不斷、拋不得,才是人生的常態,也是文學能打動我們的根源?!逼淦藍麓?,也因之迥異時論:“東坡的人格太健康,太沒有缺陷,所以注定他的人生是神一樣的存在,他的詩詞卻很難打動被大眾視為異類的若干人?!?/p>

維納斯折斷雙臂,愛琴海升起永恒的美神。十四位詞人,溫飛卿“士行塵雜,不修邊幅”,李后主“乏為政之才,又不能知人善任”,柳三變放蕩恣肆,晏小山傲岸狷介,秦少游“素號獧薄”……或狂或狷,或癡或迂。但他們忠于自我,一往情深,雖非完人,卻是真人。作者評溫飛卿:“《花間集》收飛卿詞六十六首,展現的是一個有缺陷的靈魂,飛卿不幸成了性格的奴隸……然而不可否認,他極真摯地忠于自己的性格,哪怕這種性格最終帶來的,是人生的無窮屈辱?!逼貍絳∩劍骸熬豢瞎肚儀蠼?,終身捍衛著心靈的自由,故終身全心全意地寫詞,全心全意地愛,全心全意地恨,全心全意地歌,全心全意地哭……”

美不是完美,而是真。

然而,卻有一種頑固的傳統,認為美須是完美,即須合乎該傳統所命定之道德,才具備價值。天然、愉悅的感性之美,未經篩檢,充滿誘惑與罪惡。鄭衛之音既放,作為艷科的詞,又焉能登堂。士大夫始填小詞,猶如做賊。王安石曾質疑晏殊:“為宰相而作小詞,可乎?”或也是反躬自問。晏殊卻覺得 “殊雖作曲子,不曾道‘彩線慵拈伴伊坐’”,其事固非堂皇,好歹還是與柳三變劃清了界限。其實,他們私心里都喜歡“彩線慵拈”。柳三變的詞,不僅流行于青樓楚館,飲井水處,仁宗皇帝、文武官員也都愛聽。喜歡,卻又閃爍其辭,令人想起那個齊宣王:“寡人有疾”,“寡人非能好先王之樂,直好世俗之樂”。

“彩線慵拈伴伊坐”怎么了!“好世俗之樂”,怎么了!作者評王衍《醉妝詞》:“展示的是拋開世間俗務,追求純粹的快樂的生命精神?!鋇笨晌胄?、柳永助陣。昔孔子未聞好德如好色,以為人情如此;孟子吁推恩以“共情”“同樂”。何以在后代,聲色卻變成罪愆?鄙意詩教難辭其咎。詩本性情,難免放蕩無羈,詩教以道德、政治倫理予以裁奪、規范,導之以正,所持尺度本不具備絕對性,其現實效用,或者說其潛在之目的,往往卻是奪民之性情以奉寡頭之肆意。

先圣制禮作樂,觀法于天,取則于地,以求天人合一。所謂王道,順人心體人情,實即天道。故上如標枝,民如野鹿。詩既本于性情,乃出乎天然,所重者在“真”,孰謂“正”必“真”乎?“正”若失“真”,以之為準則,筆之所書,或非心之所悅,而心之所悅,為世之所非,亦為己之所懼。故有天人之交戰,名教、自然之紛爭,故生“放口從衷出,復說道義方”之偽人。遂使人格分裂,一至于斯。士大夫浸淫詩道逾千年,驀聞“彩線慵拈伴伊坐”,宜乎拂然作色。予于此既悲天人揖別,天真邃遠,而益知漢儒訓詩,其禍甚于秦火。

詩教之規訓,為千年文學史筑起綿長而堅固的大壩,卻放逐了美與真,放逐了文學的靈魂。真文學與真詩人,都是渾沌赤子,一生愛好是天然。作者評李煜:“以赤子之心待人,以赤子之眼視世”,感嘆真詩人都是“只肯活在自己世界的大兒童”(評秦觀),“任何一位才華橫絕者,在本質上都是孩子”(評溫飛卿)。斯為宇宙之精華,人類之瑰寶,然而,卻多為現實所排斥。孩子的克星是世故,天才的敵人是平庸。作者論晏小山:“高貴的靈魂只要存在于世,就構成對平庸者的威脅”,“小山的至情至性,對精神世界的熱愛,對高雅與美的沉浸,映襯出他們(平庸者)的生活的卑微可笑?!薄暗筆蘭渲沼誄魷忠晃蛔雜傻奶觳攀?,人們不是企慕、向往,而是震驚、詫異……”當然,也少不了忌恨。比如王珪對東坡的刻骨仇恨,就是研究庸人加小人心理學的經典案例。

平庸的世界,既理解不了天才,亦容不下天才,秦少游、晏小山、柳三變等終生顛沛,淹蹇困厄,就是必然的命運。不過,力總是相互的,有規訓,就有逆反;有打壓,就有抗爭。那些不愿屈服、永遠長不大的孩子,就成了蕩者、狂者、狷者、迂者、癡者……詩既已被馴服得溫柔敦厚,詞便成為浪子們的樂園?!拔此旆繚票?,爭不恣狂蕩”、“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紅牙板落,霓裳舞起,子夜歌長,安頓著浪子的凄苦與癡狂,包容著他們的孤獨與軟弱,也堅持著他們的驕傲和天真。

十四位詞人,十四顆柔弱、堅韌、高貴而自由的靈魂。除了 “美”、“真”,本書關鍵詞還有“悲”“情”“高貴”“自由”,以及“豪放”“憤郁”……如熠熠航燈,一路點亮四百多年審美旅程。作者自敘非學究式寫作,故得馳騁性情,縱恣筆墨,如其抑東坡、易安詞,黜周美成,謂稼軒登北固亭之《南鄉子》《永遇樂》非絕好詞,等等,難免資人口舌。然其說或可商,唯此勇邁獨往之精神,誠卓犖可敬也。予視之非尋常詩詞賞析,猶屈子之行吟,寄寓著深沉的文化悲憫和現世孤憤?!罷饈羌拍牧榛曄贗?,更是高峻的文化自尊?!保ㄆ勒叛祝┢涔祿成鈧?,情見乎辭,令人動容,亦發人深思。

十四位詞人,十三場約會,繾綣千年的深情與至美,可否穿透萬丈喧囂,為水泥叢林添一抹新綠?可否化百煉鋼為繞指柔,撫慰你我現世的貧瘠與悲涼?

悵望千秋一灑淚,美人如花隔云端。長相思,催心肝!